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8年的婚姻温度-【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20:17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 一 ]

书上说,女人,每过七年就是一个蜕变。谢建安觉得,这话真是一语中的啊。

今年,刚好是他和郭青佳在一起的第八个年头,没来由的,他就觉得郭青佳像换了一个人。可惜的是,不是毛毛虫蜕变成蝴蝶,而是小飞蛾钝化成老茧子。

眼角耷拉了,嫩蓬蓬的脸蛋生了褶子和黄褐斑,所有这些,谢建安觉得都好理解,人嘛,哪个能真正活成千年童姥。看看娱乐八卦上,章子怡的眼角都有细纹了,更何况自己的老婆。

让谢建安受不了的是郭青佳的神经质。比如,卧室的空调。

今年夏天的高温,可谓百年难遇。谢建安本来就胖,白天在公司,恨不得将自己挂空调上。晚上回了家,冷气稍微有点不足,就大汗淋漓。

所以,卧室的温度,低了再低,一直低到郭青佳急赤白脸地跳起来,开始反抗。

她振振有词,满嘴都是大道理。又是空调病,又是不环保。谢建安鼻孔朝天:如果都像她说得这么恐怖,为什么卖场的空调还脱销啊。再者说,夏天不用空调,买这个家什干什么。

郭青佳倒打一耙:我的腿受不了,你摸下,膝盖这里多凉啊。你不能这么自私,这房间不是你一个人。

谢建安一翻身将后背扔给老婆,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索性他就不讲了。谁成想,郭青佳一歪身子,夺过空调遥控器,啪地摁掉了开关。

那一晚上,两口子你来我去夺遥控,不一会儿,郭青佳的眼泪就下来了,翻来覆去又开始念“你到底爱不爱我”的大悲咒。

谢建安气不过,一甩手,拎着枕头去了书房。

[ 二 ]

虽然第二天两口子很快又和好了,可是,空调却从此成为这个夏天的大问题。

谢建安不想夜夜硝烟,于是同郭青佳商量,要不抓阄决定听谁的,谁抓到主动权谁就掌握遥控器。

刚开始,郭青佳答应得好好的。要说这婆娘手气也真好,前三个晚上,回回都是她抓到主动权。谢建安愿赌服输,天天摇个大蒲扇在床上苦挨炎夏。郭青佳笑嘻 嘻地闭上眼睛,做梦都是一脸的得意。第四个晚上,风水轮流转,谢建安终于掌握了主动权。他毫不犹豫将温度定到16度,然后,敞开大肚子,呼呼地睡了。

郭青佳立刻就感冒了。第二天早晨,整个人又是打喷嚏又是流泪,谢建安递上一片白加黑,被她翻手打掉:“别假惺惺了,谢建安,我早看出来了,在你心里,我现在半点地位都没有了。看看,就为了你自己舒服,我就是死了你都不管。”

谢建安面红耳赤,这是哪儿对哪儿啊。不是说好了愿赌服输吗,怎么他能遵循游戏规则,到了郭青佳这里,她就倒打一耙呢。

谢建安纠结、郁闷,又无话可说。谁让郭青佳感冒了呢,好好的时候她就不讲理,现在病了,更要占上风。

他只好委曲求全,暂时回归大蒲扇时代。可让谢建安没想到的是,郭青佳的感冒好了,他却再也难翻身了。她直接就霸占了空调遥控,谢建安但凡说个不字,郭青佳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冲上来:怎么着,你非要了我的小命才善罢甘休啊。

谢建安一口气憋在那里,无话可说了。惹不起,他躲得起。客房的空调,同样制冷。大不了分居。谢建安气哼哼拎着枕头,再次去了客房。

对于谢建安的起义,刚开始,郭青佳还不以为意。小样儿,看你能撑几天。

可是,一天,两天,三天,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谢建安还是在客房里自得其乐,郭青佳有点躺不住了。

虽然这个家伙睡到身边时偶尔也烦,可是,当他真的自力更生了,她却觉得,那张一米八的大床,对于她一个人来说,有点太大太空旷了。她找出好多借口和理 由诱惑他,却没想到,谢建安牛气哄哄地根本不接茬。那天,大半夜的郭青佳去客房巡视,猛然发现谢建安的手机,大半夜地收到一条暧昧短信,她一下子抓到了把 柄。

虽然谢建安反复强调,这只是声讯台的骚扰短信,可是,郭青佳根本不信。最终,按照那个电话号码打过去,确定是声讯台的骚扰后,郭青佳的脸却从此阴沉下 来了。早饭也不做了,衣服也不洗了,说话也爱搭不理了。谢建安开始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咋啦,她不想吹空调,自己就把主卧让出来,怎还是不高兴呢。

他想着法子地逗,郭青佳一脸的伤心:别碰我,我早知道,这日子咱俩过不到头。

谢建安这厢如坠迷雾,那厢里,郭青佳哗地将一张报纸摔到他面前:看看人家老公,为了妻子多鞠躬尽瘁,再看看你,一个空调都不能让,还提什么爱情。

谢建安垂头一看,原来是“情意男20年如一日爱护瘫痪妻”的社会新闻。他气急而笑了,这女人的脑袋瓜子里到底想的啥啊,好好的,同一个残疾人比较啥。

[ 三 ]

郭青佳消停了好长时间,一直消停到谢建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她不再要求他回主卧,每天吃过晚饭,不怕房间热,一头钻到床上去,甚至连遛弯都有点舍不得了。

谢建安好奇又纳闷。那天,趁郭青佳去洗手间的工夫,偷偷跑过去打探情况,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去。

郭青佳迷上了网聊。而且,她竟然同一个老男人在q上调情。状如白痴,令人发指。什么吃饭饭,睡觉觉,喝水水。谢建安怒发冲冠、咆哮如同一头狮子:郭青佳,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都欧巴桑了,还在网上扮猪吃老虎?

郭青佳毫不示弱:甲之琼浆,乙之砒霜,你不喜欢了,还有别人喜欢呢。我就是要你看一看,我郭青佳是不是真的沦落成没人要的大路货了。

谢建安气结无语,狠狠地将鼠标摔到地上,转身回了客房。

按说,这一夜,客房温度足够低,可是,他却觉得自己成了一条火锅里的鱼,翻来覆去,都是说不出的烦躁和担心。熬到子夜两点钟,他踮着脚尖偷偷扒开主卧的门,还好还好,郭青佳这个婆娘,已经睡下了。

到第二天晚上,郭青佳顶着一张面膜迫不及待地开电脑,谢建安怒气冲冲地拎着枕头冲进来,哗地一下拔下电源来:还想同奸夫勾搭,没门。

他气呼呼爬上阔大的床,大蒲扇摇起来,即便热死,也比被人戴绿帽子强啊。

郭青佳哼着小曲去洗脸,一出门,捂着嘴巴那个乐啊。哼,谢建安又有多大韬略,她不过略施小计,他还不是乖乖地睡回自己身边来。

生活复归原位,郭青佳胜利了,可看到谢建安热得汗流浃背的样子,她又心疼。

对于一个体重超过180斤的胖子来说,这漫长的夏夜,是够难熬的吧。可是,她的体质弱,确实也受不了空调的强风。怎么办呢。

要好的姐妹帮郭青佳解了围:“空调扇啊,空调扇既没噪音又不至于冷得让人受不了,我家都用好几年了。”郭青佳这才知道,原来困扰他们夫妻的空调问题,也几乎是大多数家庭夏天的一个共同问题。

可是,别人家都解决得好好的,唯独她同谢建安,又是抓阄,又是分居,又是用兵不厌诈之计的,折腾得这叫一个热闹。说到底,还是自己缺乏处理问题的智慧 而已。而且,姐妹说的话很知心:这一家人啊有了争执,谁也别老想着完全按自己的意志行事,你妥协一点,我妥协一点,最终找个折中的路子,对谁都好。

郭青佳豁然开朗。是啊,凭什么就得一切顺着自己呢。没别的说的,赶紧去买空调扇吧。

到了那天晚上,谢建安一进卧室,忽然没来由地觉得一阵清爽。他四处看看,空调没开啊。

郭青佳笑嘻嘻指着空调扇:看,还是我疼你吧。谢建安厚厚实实地摸了老婆一把,这娘们,倒也贴心。他又后悔,怎么自己早先就没想到用这一招呢。

其实,他没想到的还有很多。比如,晚饭前,郭青佳就把空调打开了,她受不了空调吹,但可以让空调提前降温啊。降了温再用空调扇,她和谢建安,都舒服。

当然,这样的小心思,她不想显摆,不是怕谢建安感动,而是怕这家伙,美得找不着北了。

(摘自《分忧》)

南京玛丽医院人工授精贵不贵

什么人群适合干细胞抗衰老

沧州哪里能治白癜风好

无锡有白癜风专治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