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敏感点悬疑点沸腾点中澳官商首场对簿间谍门

发布时间:2021-01-19 12:28:05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7月23日上午,“澳中投资论坛”北京站。中铝公司总经理熊维平、中冶海外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邹维民、西澳州长Colin Barnett、金达必董事长George Jones等,大佬云集,悉数登场。

在力拓“间谍门”案掀起轩然大波的时刻,一度低调行进的澳中投资活动,似乎再度找到了情绪表达的出口。

五矿有色副总经理焦健告诉本报记者:“大家此时更需要这样的交流平台。”中铝海外开发部主任赵振刚对此亦表赞同。

去年6月,大概150人参加了这一有关“西澳矿产资源与基础设施投资”话题的研讨会,而这一次,在注册人数突破220人后,很多企业自发而来。

会议主办方——澳中商会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由于昨日北京暴雨,部分与会者飞机临时迫降石家庄和天津,13:45的飞机,结果赶到北京已是晚上11:30。”

敏感词:力拓“间谍门”

直到进场的前一刻,西澳州长Colin Barnett仍在修改他压轴发言的演讲稿。

“在定稿已成的情况下,他仍希望临时能加点东西,这种情况非常少见。”上述负责人会后告诉记者。

此前,因为与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的谈话比预定时间更长,他已经处于迟到状态。不过,全场澳中政商界人士都选择等待。

所有人都知道,“力拓”是绕不开的话题。

此前,中铝公司总经理熊维平在面对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媒体“围追堵截”时,对任何关于力拓的信息,均以“不发表评论”进行婉拒。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商务参赞David Dukes也以“这是中国内部的事情”为由,对本报记者的提问保持缄默。

但Colin Barnett最终选择了面对。作为任职西澳州长后首次访华的他表示,此行乃早前计划,非专为力拓而来。恰巧在这个时间来华,他表示自然会和中方谈及此事。

“很庆幸,可以与中方有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他说,“见面时,我并没有指责中国政府在处理胡士泰事件上的立场。我只是向中方表明,我以及澳大利亚方面对此的关心,希望此事可以尽快得到解决。”

“但是我们尊重中国与澳大利亚不同的司法体系,并不希望此事影响到澳中之间的关系。”他补充道。

此外,与鞍钢有着密切合作的金达必董事长George Jones,则告诉本报记者:“根据现在力拓案的情况判断是否会对澳中关系产生负面影响,似乎还过早。但我并不觉得这会导致澳中投资贸易关系的恶化,同样也不会影响我们公司与中方企业间的合作。我希望的是,中方在调查力拓案时能够全面透明,公开信息。”

悬疑点:两拓合资

此前,Colin Barnett曾担任过西澳的矿产资源部长,对于辖区内丰富的铁矿石资源有着透彻的了解。他向本报记者表示,他很能理解客户对于力拓和必和必拓将组建合资公司的担忧,以及中方对此的反对意见。

事实上,在力拓惹下“间谍门”之前,其拒绝中铝195亿美元要约、转投必和必拓怀抱之举,是另一个让中国钢铁业倍感不安的“元素”。

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Colin Barnett表示:“两拓建立合资公司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目前,两拓正在积极寻求审批过关,根据眼下状况来看,两拓合资之事很有可能成为事实。”

Colin Barnett称,力拓和必拓都是最大采矿企业之一,在西澳洲分别占有30%的铁矿资源。从上世纪90年代起,双方就试图建立合资公司,但都没有成功。“这次很有可能就成功了。”

“从商业角度看,西澳州政府并不会阻碍建立合资公司,但也不会大力推进。当然,我个人并不赞同这种合资,因为一旦这么多资产为一个公司所有,会对其他企业造成影响。但是,事实上我们发现很多情况下中澳政府的关系变化是由公司行为和商业利益导致的。”Colin Barnett说。

但事实上,恰如一枚硬币的两面,中澳政府间的关系,也在促成公司和商业行为的发生。

据本报记者了解,为顺利搭建此次会议的平台,澳大利亚大使芮捷锐亲自写信给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华菱集团董事长李效伟则告诉本报记者,是受大使之邀特意前来。

沸腾点:投资机会

与大多数人闻“力拓”即沉默相比,在谈及澳中投资机会时,情绪则很容易就被点燃。

7月22日刚与西澳州长Colin Barnett会面的中铝公司总经理熊维平表示:“资源不可再生,所以我觉得矿业的增长潜力还是很大的,这也是我们对长期投资矿业有信心的表现。”

而包括金达必董事长George Jones、Aquila资源公司主席Tony Poli、Oakajee港口和铁路公司CEO Christopher Eves在内的澳方代表,除了继续宣扬澳洲铁矿石资源的优势,也纷纷向中方企业推荐“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机会。

Christopher Eves表示:“在澳大利亚,如采矿业等与国家利益紧密相关,而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既重要,也受欢迎。中国企业不一定要拥有矿产的所有权,还可以考虑基建投资的巨大利润。”

熊维平则告诉本报记者:“中铝对西澳的关注,不完全是铁矿石,主要还是有色金属。而如果中铝有项目,肯定也会有兴趣与当地政府洽谈,与项目相关的基础设施,是政府单建,还是共同合作。”

David Dukes告诉本报记者:“澳中之间的投资活动一直在进行,今天一天,关于这一话题的研讨会就有三场,下周还有两场。”

澳大利亚贸易及投资署大中华地区资深投资专员王恒岩向本报记者介绍称,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统计,2007年底前,中国在澳累计投资达到了62亿澳元。“去年的投资统计还有待时日,但是在过去18个月内,仅中国企业赴澳投资申报项目的金额,就已经达到了28亿澳元。”

对于业内因赴澳企业太多、恐引发无序竞争的担忧,国家发改委利用外资和境外投资司司长孔令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第三方看来,我们的企业是一窝蜂地走出去,所以我们现在也有一些考虑,希望企业在正式签约、谈判前能与发改委进行沟通,我们来充当中间协调人的角色。”

他表示,这一协调机制事实上早已存在,但现在更需要得到强调。“为方便企业申报,发改委已开通了网上申报功能。”

商海争霸游戏破解版

三生问道

天下策安卓版

时空猎人手机版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