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资进入宽带市场是否会重蹈虚商覆辙

发布时间:2020-02-11 07:59:02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近日,民资进入宽带市场,首批民企获得宽带牌照又再次勾起了用户的期待:提速降费。用户期待着民企的进入会引起宽带市场的价格战,真正的实现“断崖式”降价。不过民资进入电信领域已经喊了很多年,在移动通信市场率先破局的虚商一度让用户十分期待,然而效果寥寥,42家虚商仅发展了500万用户,离2015年的5000万用户目标相差甚远。

那么,宽带市场对民企来说是个机会吗?会不会重蹈虚商的覆辙?用户所期待的价格战会发生吗?

宽带建设缺钱

“为什么总理要运营商提速降价?‘互联网+’的提出就需要运营商在基础网络上做出牺牲。无论是宽带中国战略还是信息技术产业的提出,都需要运营商的配合,但运营商做的不好,所以国家才要引入民间资本。”某获宽带牌照的企业人士表示。

据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透露,工信部将在今年重点加快老旧小区、城中小区的宽带基础设施改造,根据不同城市的情况,计划三年内将全部城市的铜线宽带更换为光纤宽带。根据运营商企业工作部署,今年将完成4.5万个老旧小区光纤化改造,总计投资将达到4300亿元。

然而,受4G建设影响,电信运营商固网宽带投资下降。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曾在大会上表示,LTE发展最初三年会对宽带投资产生较大影响,中国电信2014年在宽带方面的投资就下降了70%。因此,韦乐平认为,我国宽带发展主要瓶颈不在技术,也不在市场,而在资金。

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董事副总裁张光剑在接受网易科技记者采访时表示,宽带市场潜力巨大,国家政策支持,是所有计划从事宽带互联网业务的企业期望的;而且,宽带服务和应用大有提升空间,特别是差异化、个性化服务方面,具有极好的市场机会。

“宽带中国、互联网+等只是靠三大运营商还是很难落实的,需要更多的民营企业参与。”张光剑表示。

对此,韦乐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引入民资不仅可以缓解运营商固网投资资金缺口,而且有望盘活宽带市场,激活行业生态。他希望民资的投入能够占运营商一年在固网宽带投资资金的一半。

工信部在《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中要求,宽带接入业务开放试点企业2015年底前超过100家,带动民间资本投资超过100亿元。

三种模式孰优孰劣?

随着首批民企正式获得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批文,民资进入宽带市场进入节奏逐步加快。然而,在这些获得牌照的企业中,还未透露各自采用哪种进入模式。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关于民资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规定,民企可以以三种模式接入:第一种自建网络,以自有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第二种与电信运营商展开资本合作,要以基础电信企业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第三种宽带转售服务,以自有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

“第一种资金需求大,维护压力大,自主权大,利于创新应用;而第三种资金需求小,自主性差些,但业务启动快。第二种合资不是很好操作。”张光剑分析道。

据网易科技了解,鹏博士更倾向于自建+转售相结合的模式,而且先期会在大中城市,一期目标150个,长期目标300个。据悉,在宽带建设上,鹏博士预计3-5年投资100亿以上。

网易科技联系同样获得宽带牌照的苏宁表示,具体采用哪种模式还未定。但根据苏宁的战略,申请牌照成功之后,将在自己所建的楼盘和门店做相应的网络搭建,先为自己楼盘用户提供基础服务,实现精品样板;第二步才会考虑围绕门店辐射周边的楼宇,实现可控资源利用。

这意味着苏宁更倾向于第一种自建模式。对于第二种资本合作,苏宁表示也会考虑。因为苏宁和运营商的关系比较好,在某些地区、营业厅均有合作,方便资本合作。

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网易科技,三种模式都有企业申请,不过从申请情况来看,转售模式更多一些,民企进入骨干网络很困难。

那么,对于宽带转售模式,会不会陷入虚商“批零倒挂”的泥沼,重蹈续上的覆辙呢?

对此,苏宁人士透露给网易科技,宽带市场和移动通信市场不同,宽带市场可操作空间更大。“虚商用的网络都卡在基础电信运营商,内容无法自主设计。而宽带很多内容可以自主管控。虽然在资费上和运营商没法比,但民企可以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和更丰富内容,赋予用户更多售后服务权益和售前价格权益,这些都是基础电信运营商不可提供的。”

根据相关人士透露,目前申请宽带牌照的企业主要有三大类:一种是已经有虚商牌照,还想涉及宽带市场的企业,比如苏宁;还有就是原来提供增值电信业务和IDC云服务的企业,比如网宿可以;另外就是驻地网或ISP牌照企业。“政府此次发放宽带牌照,算是给这些企业转正了。”

价格战?短期内不会出现

根据上述人士所说,给这些企业转正。所谓的这些企业是之前打的游击战,操作方式是在运营商买流量,利用自己的资源线下拓展能力,为用户提供宽带服务。这实际上就是宽带转售模式。

正因为如此,张毅认为此次民资进入宽带市场并不会带来用户所期待的价格战,因为此次发放牌照只是给了一些已经存在的企业合法身份。

对此,基础电信运营商也认为不会产生价格战。“最后一公里是事实性的垄断,不论是在运营商手里还是在民企手里都一样。参与者多形成降价在一般市场经济中有效,但对于自然垄断经济,没有效果。宽带市场的降价更多的是与技术进入相关,与成本下降相关,与运营效率相关,而与参与者多少无关。”

张光剑也认为民资进入宽带市场不会引起价格战,任何服务和产品都是有成本的,只有合理才能持续,产品和服务要适应市场发展需要老百姓才会买单和认可。

然而,某获得宽带牌照的企业则认为,价格战一定会打起来。因为光纤到户红线之内的接入者变多,用户可选择性变多,企业为了争夺市场,一定会打价格牌。

最后一公里的垄断难题

按照上文所说,光纤到户红线之内接入者增多,这意味着运营商一直以来叨念的“最后一公里垄断”问题可以解决。

据该企业人士透露,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其实早解决了。工信部在2013年发文光纤到户通信设施工程设计规范中明确要求,对于住宅区内地下通信管道、住宅建筑内配线管网以及设备间、电信间等通信设施安装空间,工程界面以住宅区内建筑规划用地红线划分,红线以内的管道、管网及安装空间由住宅建设方负责建设,红线以外(即公用电信网)的通信设施由电信业务经营者负责建设。

通俗的讲,光纤到户的所有权属于房地产商和用户自己,而不属于运营商。运营商只负责公用电信网的建设。当全部小区实现光纤改造之后,到户的节点上,用户可以自由选择运营商。

对于运营商提到的部分物业及相关单位阻挠进场施工的情况,相关人士表示:“个别肯定有的,开发商小舅子、表姐夫控制物业,再搞宽带公司,是不好弄,但毕竟是少数,广大物业公司肯定不是裙带关系。因为没有开车出去逛逛看,听人说二环比较堵就说北京太堵,就不上班了?”

对此,张毅认为民资进入之后还会产生的一个变化可能是运营商在最后一公里的话语权越来越弱,民企资本越来越强。“比如一些地产公司,可以通过申请牌照,掌握最后一公里合法经营权,这对用户来说并不一定是个好现象,这样的话用户选择权变少,只能选择所在的房地产公司提供的宽带。”

因此,民资进入宽带市场只是第一步,第二步还需要政府制定后续的约束和规范,使民企在宽带市场守法经营。

广州注册公司中介

注册公司需要多少钱

中山筹划税务技巧

注册公司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