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间投资凶猛上半年增速338

发布时间:2020-02-10 14:52:54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上个月,扎根北京的盟动力资本合伙人黄治华接连两次回山西,都被老家的官员们“包围”起来。

山西省临汾市发改委的一位负责人找到他,把全市2000万元以上的可投资项目全部拿出来,挨个做了一遍推介。

“既有洗煤厂、煤层气这样的资源类项目,也有旅游、教育这样的服务业项目,更让我感到惊奇的是,临汾这样的工业城市也在搞动漫产业。”黄治华8月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不仅要招资金,更希望招到人才和技术。”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表现出增长势头强劲,增速达33.8%,远高于同期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幅。

根据这几个月在浙江、山西等地考察的情况,黄治华并不认为这一数据“出奇”:“今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各地政府都在大力招商引资,而民间资本投资意愿同样强烈,现在看来是民间投资能力被集中释放出来了。”

招商引资:

地方政府“软硬兼施”

因为煤改,前两年从山西煤矿退出的几千亿元资金,现在正四处寻找投资机会。这是近期山西民间投资活跃的一个重要注脚。

而盟动力资本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支力量,因为其合伙人之前全都是煤老板。

“地方政府当然希望煤老板的钱不要出去,尽量在本地投资。”黄治华告诉记者,“在山西而言,这是一轮典型的地方政府推动型投资热。”

一位山西煤老板告诉记者:“地方政府说怎么投就怎么投吧,我们还能不听政府的吗?”

他直言,当年煤老板们在开矿时,与各级地方政府之间或多或少都有些“说不清的东西”,煤老板们退出矿业后,地方政府由于政绩考核压力,开始向手握重金的他们施压,“如果我们不投,可能会把陈年旧账翻出来,到时候谁都不好看。”

在“潜规则”下煤老板们选择了就范,然后尽量挑选有潜力的项目投资。

在山西老家,他先是投资办了一所贵族学校,今年又投入1个多亿开了一家500万吨规模的洗煤厂。同时,他在北京依托盟动力资本的平台,寻找互联网等高科技项目进行投资,去年与黄治华等合伙人共同投资了团购网站阿丫团,今年在团购大战中,又继续加大了对阿丫团的资金支持力度。

在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之间,在本地与外地之间寻求某种平衡,这位煤老板的投资策略颇具代表性。

不仅仅是山西盯上了民间资本,在广东、福建、浙江等民间资本充裕地区,地方政府同样加大了对省外资金的招商引资力度。

莆田市北京商会会长、北京华夏时代投资集团董事长陈建煌告诉记者,针对在全国乃至海外数以十万计的莆田籍企业(他将其称为“莆商”),福建老家出台了各种有吸引力的招商政策,引导这数千亿元资金回流。

在莆田,这被称为“民资回归”工程。

从今年3月份开始,莆田市派专人赴北京、广州、深圳等莆商聚集地,宣传海西规划,推介投资项目。

按照陈建煌的估计,由于近几年来实施“民资回归”工程,莆田市目前民间投资的70%来自于莆商的回归资金。作为商会会长,陈建煌率先回乡签订了投资额达11亿元的莆田市中医院项目。

在他的带动下,仅北京市莆田商会今年一季度回归家乡的资金就有50多亿元,投资对象既有湄州岛海滨度假俱乐部,也有园林绿化建设和特种水泥生产等项目。

回老家投资并非唯一选择。

“这两年,江西这样的中部省份招商引资力度很大,甚至跟沿海地区相比思想更解放。”北京市莆田商会监事长、北京立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志雄说。

在南昌,张志雄旗下已经拥有5家公司,近期涉足南昌市旧城改造、湖区开发等项目。

地产开发:

民资绕开调控令

“今年房地产投资热应该是降下来了,很多山西人在北京和海南的房产投资都被套住,放在那里不动了。回临汾老家一看,只有老楼盘在推后期产品,基本上没有什么新建的楼盘。”黄治华说。

但出乎黄治华意料的是,房地产投资仍在继续领跑固定资产投资。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26250亿元,同比增长32.9%。自2009年6月以来,房地产开发投资速度已连续25个月超过固定资产投资速度,保持高速增长。

在房地产市场遭遇宏观调控的背景下,这个数据显得诡异。

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认为,在房地产投资保持高速增长的同时,其投资结构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一方面,受严厉调控政策的影响,商品房的投资热情不断降温;另一方面,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保障房投资正在快速增长。

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推动房地产投资高速增长的因素绝不止保障房建设。

北京一位房地产业内人士透露:“今年在建材、珠宝、汽配等行业,北京新建的市场比较多,很多都是以总部基地名义开发,实际上是在打政策的擦边球。”

这种以类似于“总部基地”名义,使用工业用地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在各地工业园区并不鲜见。

“这种项目是办公楼性质还是工业厂房性质,目前比较难界定。各地招商引资压力比较大,这种做法又能带动就业和税收,只要不是明目张胆地改变性质,地方政府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这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实际上,以总部基地名义建起来的很多性质模糊的办公楼,有的被包装成酒店或者会所,有的则变身为公寓,“既有洗手间,又有开放式厨房,跟住宅项目没什么区别了。”

他还告诉记者,对于以“总部基地”开发的工业用地,政府往往会承诺若干年后进行回购,然后再进行招标拍卖,并将拍卖所得的60%返还给企业。

“比如企业今年花100万元拿一块地,5年后政府招标拍卖这个地块,拍卖所得为1000万元,那么政府拿走400万元,企业能够得到600万元,无论对于政府还是企业,都皆大欢喜。”他说。

资金充裕:

投资冲动依然强烈

黄治华说:“前两年,很多行业在金融危机中经过了一轮洗牌,这意味着有很多资金从原来的产业中抽离出来,可以转型做别的投资,比较典型的就是从山西煤矿撤出的资金。”

“总的来说,煤老板的投资收益还不错。”黄治华透露说,“以洗煤厂为例,一两年就可以收回投资,开学校两三年也能收回投资。做电子商务现在看来回报期要长一些,阿丫团就面临着激烈的竞争,现在只能说是盈亏基本平衡。”

“民间资本做投资会更慎重。就盟动力资本的投资人而言,现在要求项目必须能看得懂,看得见盈利预期才敢投。”黄治华说。

对于民间投资的未来走向,陈建煌比黄治华更乐观。

截至8月5日,北京市莆田商会已经有3800多名会员,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小型和微型企业主。根据北京市莆田商会的初步统计,今年北京地区的莆商总融资需求超过700亿元。除了民间融资渠道,这些会员企业希望“抱团”以获得银行信贷资金。

不过,由于今年银根紧缩,这一计划进展得并不顺利。

“年初四家银行给商会授信230亿元,后来又有几家银行加入,总授信超过300亿元。但是到现在才发放了10多亿元信用贷款,加上理财产品和抵押贷款,总共也就20多亿元。”陈建煌说,“银行有授信,企业有需求,但是放款速度就是提不起来,真是叫人难受。”

即便信贷渠道并不顺畅,莆商的投资势头依然强劲。

今年,陈建煌旗下的北京华夏时代投资集团投资规模增长了近30%。在增长的投资资金里,1/3靠自身积累,1/3靠银行贷款,另外1/3靠民间借贷。

“莆商的民间资本是过剩的,就北京地区而言,民间拆借一两百个亿没有什么问题。” 陈建煌告诉记者,“去年民间借贷月息2分,现在到了3分、4分,但是相对来说,融资成本还不算太高。”

陈建煌认为,在莆商扎堆的钢材贸易、加油站、医疗、珠宝、汽配等行业,企业现金流情况普遍较好,而且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定、自成信用体系的民间借贷市场,所以在投资方面也就能获得充足的“弹药”支持。

“下半年投资还会增长,因为企业信心指数依然很高。但是利润率会下降,因为企业生产成本正在逐步增加,特别是人力资源和原材料成本增长得很快。”陈建煌说。

税收筹划哪家好

注册公司记账

广州筹划税务代理

广州筹划税务合理避税

中山工商税务办理

进出口经营权申请

注册公司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