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4:44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娘娘!谭侍卫殿外求见!”宫女朝殿上的蓝烟若道。

蓝烟若闻声,起了精神,杏眸一寒,十分不悦:“他来做什么!”

宫女见她动怒,不敢多言,只立在一旁静候她回话。

待一会,蓝烟若已缓好情绪,冲那宫女道:“唤他进来!”

“是!”

宫女应命朝殿外走去。

谭健凯步入殿中,瞥了殿上的女人,拱手作揖:“属下见过贵妃娘娘!”

蓝烟若轻哼,对谭健凯的恭维十分不以为然。眸光扫过他那隐绰在烛火中的脸,冷笑起:“本宫记得,从前的你,可是从未正眼瞧过本宫的,怎么,今日改了风向!”

谭健凯唇角一扬,回道:“从前是属下眼力浊,瞧不出娘娘的凤仪中色,如今娘娘贵为后宫之首,属下怎敢对娘娘不敬!”

“行了!这种话捧吹的言论,本宫早听腻!说吧,今日过来所谓何事?”

蓝烟若知这人来,准于好事,瞧他这贼头贼脑样,后悔当年找了这人当帮手。

“娘娘!大事不妙,你派去的那些人,没留一个活口回来!”谭侍卫说时瞧着蓝烟若青白交替的面色,嘴角溢满讥嘲。

“你……是怎么知道的!”蓝烟若心作虚。

刺杀蓝敏歆的事是她亲自谋划,不知这谭健凯从何得知。

此番一想,心瞬间提紧。

这人虽与自己是旧识,但自前朝覆灭后,便隐姓埋名,跟在了岑慕颇身边。如今他已知了此事,那岑慕颇……

“圣上知道了多少?”蓝烟若料知他是想拿此事要挟自己,直接问起。

“这种事,没经娘娘的同意,属下怎敢禀知圣上!不过,圣上确实在查蓝敏歆的下落,这整个后宫都快被翻遍。若是,圣上知道,是娘娘私下放走了蓝敏歆,您说这事该有多大!”

“啪!你敢要挟本宫!”蓝烟若恼羞成怒,一掌击在案上,震得杯盏直响。

谭健凯知自己的话道中了对方要害,暗自窃喜着。

“娘娘息怒!属下,是好意!所以这么晚还来通知娘娘!”

谭健海垂眉拱手,嘴角掩不住的得意。

蓝烟若,当年若不是我从中相助,你焉能在此享受着荣华!如今你倒是一身荣华富贵,而我呢,至今不过是个御前侍卫。若是不提点你,怎对得起自己当年流下的热血。

蓝烟若嘴角连抽。

说来可笑,她居然被个侍卫揪了尾巴。多怪她大意,这种下作之人,早该在那件事后除之。

“你的事,本宫从未忘记,不就是个督统么,你且回去安心候着,本宫明日就跟圣上提!”

蓝烟若故作镇定,面上带着笑意,心里却在冷笑:就算给了你个督统,怕是也无福消受!

一股阴鸷掠过眸底,涂满蔻丹的指尖紧扣着案板。

“如此,有劳娘娘!”

谭健凯心满意足地笑起。

待谭健凯一走,蓝烟若就将执行此次刺杀任务的杀手负责人召了来。

“一群废物!亏你们自称宫内高手,这么多人,对付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居然还让她跑了!”

这位杀手负责人一脸的苦逼。

若是只对付那个女人倒是好办,难就难在,那女人身边跟着个西江国太子,那太子身边的人,个个不是吃闲饭之辈,全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

蓝烟若心口急剧起伏,显然被气得不轻。

“可给对方留了活口?”她脑门一转,想到重点,开口道。

“娘娘且放心!兄弟们绝对做得干净!”杀手负责人回道。

蓝烟若轻吐一气,挥手示意他退下。

崇德殿

岑慕颇将最后一本奏折合上,总管太监罗全德忙将参茶递上。

“圣上可是要安歇?”

岑慕颇接过茶,轻啜一口,随后搁于案上,并没作应。

深邃的眼眸掠过罗全德,望向了窗外,见月色甚好,起身步至殿下,面向着窗,幽幽启口:“可有消息?”

没头没尾的来话,若是个摸不准他心思的奴才定然一脸懵相,罗全德却是懂得他的意思。

“派去的暗卫有了回话!说是半路遇了刺客,却又被人给救了!”

“哦!”岑慕颇饶有兴趣,晶亮如星的眼眸眯起。

心里暗自思磨,苍晋这前朝余党是否鼓吹蓝敏歆复国。

罗全德见他听了进去,跟在他身后笑着说:“眼下,只怕是在去西江国的路上!圣上若是想她,可是来得及的!”

岑慕颇闻之,俊脸一拉:“放肆!谁说朕想她!”

罗全德嘻笑,知他口是心非,却也不敢再多言,一路尾随着岑慕颇朝寝宫走去。

岑慕颇这一个月都歇在自己的寝宫,只因政务繁忙,每日皆要忙至很晚,他便懒得去其他宫里。

再者,他心尖尖上的人,并不在这后宫,这后宫与他不过是走个传宗接代的形式,对谁都不会有心情。

岑慕颇躺上龙榻,入睡前,又冲一旁的罗全德道:“让他们跟紧了,确保她无事!另外,绮兰殿那边,多留个心眼!”

“圣上放心!老奴早做了安排!”罗全德说时将帐缦搁下,挥手示意两旁的宫人退下。

自打上回遇过刺客,这一路来皆顺风顺水,一行人很快到了两国的交界。

尤寅的随侍出来已有大半年,见故国就在眼前,忙冲着不远处那隐在雾中的城楼挥手。

“看,那就是西江!”尤寅揭了车帘指着那隐在雾中,沐浴着晨曦碎金的城楼道。

蓝敏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城楼高耸叠叠,却不是她的身处之地,鼻翼生酸,忙抿紧唇。

“好累!可否,停下歇会!”蓝敏歆灵机一动。

尤寅倒是不急着回国,只是上回遇上刺客一事,很快传到了西江国。西江国主一得知消息,忙催促他回国,毕竟他是储君,与西江国来说,在他国遇刺可是国家大事。

“好!”

尤寅爽快应允。

马车停在驿馆。

蓝敏歆借由买些生活用品,与尤寅一道出了驿馆。

二人身后跟着四五个随侍,蓝敏歆瞧着这些人,极不自然,见前面有间衣铺,一头钻进铺子,趁着试衣的空档,从后门溜了出来。

蓝敏歆将袖中的烟花弹抛入空中。

一道紫光后,苍晋安排的暗卫已现身。

----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这个稍写长些,喜欢的亲一定记得收藏啊!明儿见了!

护手霜代理贴牌滋养保湿修护手厂家加工

无残留黑膏药膏药加工厂家批发

小型螺杆式砂浆泵小型螺杆灌浆泵视频

东莞寮步钨钢废品回收

有色金属工业软管泵蠕动泵泵头软管

竹胶板阳江隧道木方型号

张家界危房鉴定中心

地道的天麻多少钱一斤老人吃石斛多少钱一斤快速获取价格

河北保检测SBB玻璃钢管工艺评定报告

咨询吕梁NHAP涂塑钢管质量好坏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