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合肥被毁容少女索赔360余万在京坐地铁被看哭-【新闻】

发布时间:2021-09-15 19:31:55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合肥被毁容少女索赔360余万 在京坐地铁被看哭

少女毁容案 的被告人陶某被判刑至今已有两年,这起案件却并未因此画上句号。记者获悉,这起案件的民事赔偿部分将于2月4日在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开庭。这一天,周岩和她的母亲李聪已足足等了三年。 之所以一直没有开庭,是因为一直在等待鉴定结果。 周岩说,她3年多来进行了5次鉴定。 每次鉴定的时间都很长,却因双方意见不一致而使民事开庭一拖再拖。

记者还了解到,周岩将诉讼请求的赔偿金额由116.8万余元变更为367.6万余元。法院这次民事开庭因考虑涉及个人隐私问题,同意了被告不公开审理的申请。图为休息的时候周岩总喜欢抱着自己的大毛绒玩具,这是她为数不多的 朋友 之一。

与一次次的鉴定过程相比,周岩的治疗更加煎熬和漫长。每天早上不到5点,李聪便起床为周岩的康复训练做准备,泡药、涂药、按摩、复健 这些活动不断重复着,直到深夜。晚上躺在床上时,周岩早已筋疲力尽。即使在没有埋扩张器的时候,周岩睡觉仍需要在肩膀下面垫三个硬枕头,让头部高高地从枕头上垂下。这是为了使做过植皮手术的脖颈皮肤尽量分开,不被疤痕粘连在一起。 那种足以脑充血的姿势,就是我现在每晚必须保持的睡觉姿势。 周岩说,夜晚全身疤痕加剧的痛痒以及精神折磨,使她三年来夜夜失眠。即使疲惫睡去,梦里始终无法摆脱梦魇的侵袭。

周岩有时候很想放弃: 放弃,就意味着我可以从此告别痛苦,告别这终生的治疗,告别这一身不仅丑陋,更时刻带给我痛痒和功能障碍的疤痕,告别那些不公平的对待 但看到母亲和家人为她三年来的付出,她只能咬牙坚持。图为平时没事,周岩就在病房中看英语

2014年8月15日,周岩第一次走出医院。在一个媒体朋友的介绍下,她答应去位于北京善各庄的一家画室学画画。 其实也不是真的打算学画,主要是为了锻炼手部的活动能力。 李聪说。从周岩住的医院到14号线的善各庄,周岩必须要先坐公交,再坐地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拥挤的人流,这意味着她要勇敢面对所有路人的眼光。 一上地铁,一名男子却直勾勾地盯着周岩看。 我当时一直往我妈妈身后躲,但我往哪躲,他就往哪看,躲都躲不掉。 周岩受到了惊吓,低下头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与室外人们的异样眼光相比,周岩在画室的小象牙塔里似乎安全许多。周岩始终忘不了2011年9月17日那个傍晚,16岁的她像往常一样从学校回家过周末,进门、卸包、换鞋。此时,追求她的同学陶某也尾随她进了房间。随着 啊 的一声惨叫,周岩变成了一个火人,一旁的陶某则手拿打火机,呆呆地站着。惨剧瞬间发生,周岩的人生也就此改写。

防爆加湿机

渣液分离吸粪车

8kw柴油发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