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俄寡头收购莱茵上游油气部门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27:01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俄寡头收购莱茵上游油气部门

3月16日,德国第二大公用事业公司莱茵集团(RWE)宣布,将公司上游油气部门DEA以7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俄罗斯投资公司L1 Energy。“这一决定是我们战略调整的重要里程碑。”莱茵首席执行官皮特·特修姆表示,“同时意味着我们终于在战略改组的道路上有所斩获。”

莱茵一共收到3份竞标书,另外两份分别来自于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麾下的德本土最大油气公司Wintershall,以及老牌杠杆收购天王KKR率领的美国投资财团。然而,如此强劲的竞争对手却不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菜鸟”,原因很简单,L1 Energy拥有令人刮目相看的强大靠山,即俄罗斯“七寡头”之一的亿万富翁米哈伊尔·弗里德曼(Mikhal Fridman)。

L1 Energy首秀盯准欧洲

L1 Energy是成立于2013年的俄罗斯投资新秀,目前市值约140亿美元,是俄罗斯金融和工业巨头阿尔法集团(Alfa Group)的子公司,后者是弗里德曼与大学好友同时也是亿万富豪的格尔曼·汗(German Khan),以及阿列克谢·库兹米切夫(Alexei Kuzmichev)共同创办。

作为俄罗斯“七寡头”中资历最浅却唯一守住财富的寡头,弗里德曼羽翼未丰便逢普京上台,在“收拾寡头”那场乱局中,他选择明哲保身规矩做生意,并且始终在政府和公司之间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平衡,将公司的未来和国家利益、政府意志紧密挂钩,因此生意越做越红火。

L1 Energy的问世源于前英俄合资企业秋明BP(TNK-BP)的“解散”。当时,弗里德曼正在秋明BP被收购的困局中纠结,阿尔法作为秋明BP俄方股东AAR财团的三大成员之一,面对“俄政府收紧对本国能源行业的控制”,弗里德曼不得不将秋明BP的股份全数卖给俄油(Rosneft),但却为L1 Energy赚取了第一桶金。

收购DEA是L1 Energy成立以来的首笔业务。消息称,弗里德曼随后将向该公司再注资290亿美元,旨在帮助其管理DEA并拓展新项目。早在去年,阿尔法就曾表示,将通过L1 Energy至少投资200亿美元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油气项目。

目前,L1 Energy手中拥有190个油气勘探许可证的股份,项目分散在欧洲、中东以及北非。

根据协议,L1 Energy还将承担莱茵约6亿欧元的债务。弗里德曼表示,此次收购将成为L1 Energy进军油气产业的敲门砖,“我们将通过DEA获得莱茵在英国、德国以及北海的能源资产”。

不过,该收购案还要得到公司监事会以及国家监管部门的批准。

莱茵遭遇成长的烦恼

自1949年成立以来,莱茵首次陷入净亏损的窘境,受欧洲能源需求疲软、可再生能源装机激增的打击,旗下以煤炭和天然气为发电来源的传统电站面临被“驱逐”的命运,目前正背负高达307亿欧元的债务。

过去一年,莱茵一直试图扭转利润持续下滑的局面,但效果并不乐观。眼下,以德国为首的多个欧洲国家都鼓励绿色产业发展,这间接拖累了以传统化石燃料为发电来源的大型公用事业公司的业绩。

除了莱茵,德国最大公用事业公司意昂(E.on),也在出售资产降低债务。截至目前,意昂已经出售了约200亿欧元的资产。2013年,意昂业绩受到欧洲经济欠佳和监管环境的负面影响,净利润下跌2.3%至21.4亿欧元。

“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电力行业都苦不堪言,传统化石燃料被挤压的同时,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也是步履蹒跚。”特修姆在1月举行的一个会议上表示,“我们正面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电力结构危机。”

数据显示,莱茵2013年亏损28亿欧元,是60年来最高亏损额,亏损原因是国家能源政策调整。去年莱茵发电总量下降5%,传统发电收入仅14亿欧元,降幅达58%。此外,莱茵还要支出大笔费用购置碳排放许可证。

莱茵表示,不排除将继续关闭亏损的电站,预计到2016年将陆续裁员10%,相当于减少6700个工作岗位,其中4700个位于德国。

据悉,出售DEA获得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偿债。有分析师指出,DEA是莱茵利润额的重要来源之一,失去它只会让收益失衡的莱茵更加岌岌可危。“谁也无法断定DEA未来不会再次成为莱茵的利润增长动力。”德国库尼特银行集团(Equinet)分析师迈克尔·舍费尔表示。

2013年,DEA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盈利(EBITDA)9.38亿欧元,约占到莱茵总收益的9%。2012年,DEA营收达到20亿欧元,其中净收入5.25亿欧元。汤森路透指出,与L1 Energy达成的交易额是DEA去年EBITDA的5.4倍。

DEA在14个国家拥有业务,其油气生产主要位于英国北海,拥有该地区大型海上气田Breagh大额股份。2012年,DEA在德国的油气产量约占到莱茵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超过1/4的产量来自于挪威,埃及的产量约占到12%。

欧美制裁或影响收购案

令人唏嘘的是,这笔收购案有点“生不逢时”。此时正逢乌克兰乱局持续升级,俄罗斯和欧盟为此闹得不可开交,随着克里米亚“入俄”,俄欧公司谈生意或将面对更多的政治壁垒。

克里米亚的公投结果并不被欧美承认,欧美一致表示将对俄进行制裁,欧盟拟冻结21名俄罗斯与乌克兰官员的个人资产,并禁止向其发放旅游签证。《华尔街日报》指出,虽然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并未禁止俄罗斯企业的商业行为,但目前紧张的乌克兰局势无疑给DEA收购案增添了变数。

路透社指出,在这敏感时期发生这样一笔并购交易,势必会引起政府的警觉。“时机本应选得更好,但估计只要俄罗斯国有企业不涉足,这笔交易几乎不会有问题。”路透社援引一位业内资深人士的话称。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弗里德曼为L1 Energy聘请了欧洲久负盛名的金融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Rothschild)银行担任此次交易的政治顾问。

事实上,弗里德曼请出罗斯柴尔德家族,无非是看到了该家族在政治方面的影响力,希望其帮忙在柏林方面游说一番。虽然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产业规模较小,资本额仅是一些欧美大银行的零头,但作为从欧洲宫廷“代理人”起家的老资格,其政界的影响力却不容小觑。

此外,弗里德曼还聘请了英国潘普洛纳资本管理公司(Pamplona Capital Management)和美国金融服务公司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为该收购案的咨询顾问。

潘普洛纳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克纳斯特十分支持该交易,并且将担当首席谈判代表。据了解,出生于俄罗斯的克纳斯特,和弗里德曼私交甚笃,曾在1998—2004年间担任过阿尔法旗下俄最大私营银行阿尔法银行的首席执行官。

组建如此强大的“顾问团”,足以证明弗里德曼对这笔收购案势在必得的决心。柏林方面传来的消息应该可以让他稍微放轻松,3月17日,德国经济部发言人表示,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并不担心DEA收购案会给欧洲天然气供应带来威胁。

磐石市订制工作服

吐鲁番制作西装

绥化工服定做